关注官方微博:
| 东方财经网 > 产经 > 汽车 > - 正文

西安奔驰维权女车主:我被大家硬生生顶了上去

2019-06-12 15:03 来源:互联网综合
东方财经 更多文章>>

5月3日,奔驰女车主王倩(化名)接受了红星新闻的专访。她详述了买车、维权及被维权经过,并回应诸多争议。

提及被维权事件对父母的影响,王倩数度抽泣。舆情发酵时,她甚至曾试图跳楼自尽,但被前来陪护的母亲拽住。

↑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

4月16日,王倩已与奔驰达成和解,但至今尚未取回新车。

2019年3月,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因拖欠物业费被告上法庭,多名商户、供应商自称被骗。红星新闻多方证实,王倩系该公司监事。(红星新闻曾报道: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)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被追债风波只是经济纠纷,当地警方也表示是经济纠纷,让商户走司法程序。王倩说在2018年10月16日,自己还被商户堵整晚,直至翌日清晨6点方才脱身。“公司归公司,个人归个人,我该担当的,那天晚上已经全部结束了。就商户而言,我坚持走司法程序,不与他们对话。该谁赔谁赔,该谁坐牢谁坐牢。”

↑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

以下为王倩自述:

奔驰未销售翻新车

4月9日,在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内,爬上引擎盖哭诉维权前,我先和他们理论,但那么多人就是不理我,很委屈。

突然之间,我像神经病一样,一激动就爬上了引擎盖,一通哭诉。激动完后,我回家躺了两天,感觉很累,之后再没去过那家4S店。

当天很多人从不同角度在拍视频,其中一段火了,其他人也纷纷上传。据我所知,最开始视频是被发进车友群的。中间具体如何发酵,我完全不知情。

↑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

4月11日上午9点,我才看到自己维权的视频,很害怕,也有点紧张。很多人来问我,是不是你,我都否认了,这是一种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吧。有朋友告诉我,明星都要买热搜,只要你不是炒作就不用管,热度马上就没了。但等到当天下午三四点钟,我发现一发不可收拾了,全国各地的朋友陆续把视频发给我,问是不是你,我仍然否认。

现在想来,那天维权有一点比较好,我没有谩骂,没有做违法的事情,我只是客观地说了自己的遭遇。

我承认一点,人无完人,我的性格很强势,一是一二是二,眼里揉不得沙子。

那天情绪爆发的点有很多。其中有自身压力大的因素,毕竟,创业压力很大。但我是有底线的,没触及底线前,你的一切行为我都会容忍,我甚至会换位思考。但利之星奔驰4S店触碰了我的底线,我自觉未被公平对待。

↑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

不过,现在反思之前的行为,我从始至终都觉得自己没有做对。我再说一次,包括今天我也可以很肯定地说,(坐上引擎盖维权)那个行为是错误的。事后,有很多人效仿我,层出不穷。有人坐坏引擎盖、有人坐坏售楼中心沙盘,匪夷所思。

有网友让我向奔驰提出退一赔三的诉求,我也一度认为,4S店故意销售翻新车辆,曾提出8点诉求,其中有“调查该车车辆历史”一项。但后来,政府和奔驰那边给我提供了相应证据,我知道不是。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去讹别人。

到了4月12号,有谣言说4S店与我妥善沟通、达成共识,我被逼无奈,站了出来。

奔驰车是父母送的生日礼物

我的父母创业多年,从事家电生意,积蓄尚可,上世纪90年代就在镇上建起了高楼。

13岁时,父母将我送至外地求学直至高中毕业。我不怕事、好胜心又强,喜欢往前冲,朋友们都叫我女汉子。去上海上大学,也是想去大都市里闯闯。

2013年,我本科毕业。经校招进入某大型国企,负责采购,之后又去了外企做销售,再后来到了某高校海外教育学院做老师。我发现,我的人生变了,周围有很多创业的年轻人。我也开始一边工作一边创业。

↑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

大学毕业那年,父母说,你得买个车了,江苏距离上海很近,只有两小时车程。父母在我身上投入太多,他们为我准备了教育基金、购房基金,最后都兑现了。6年前,我爸带了一张40万元的银行卡,准备给我买一辆预算40万的车。我舍不得,因为刚学车,技术又不太好。所以他全款买了一辆12万元的桑塔纳,装了导航、贴了膜,当场就开走了。

这些年,父母太节约了,舍不得买车。一两年前,我把那辆桑塔纳留在家里,自己打车。

那辆车用了6年,没发生过问题。创业以后,我觉得需要换一辆好车,接待使用,对于创业者而言,也算有个面子。

↑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

前段时间,我妈追剧,就是很火的那部电视剧《都挺好》。她觉得,我的性格和苏明玉很像,从小争强好胜,但刀子嘴豆腐心。我告诉她,苏明玉的那辆车子很好看,流线很漂亮,我妈没吱声。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吧。30岁生日,他们一直想给我送个东西。

有一天,我妈告诉我,给你买苏明玉同款的奔驰车怎么样,我内心还是蛮高兴的,但舍不得买。爸妈就说,就算是做生意投资,之前已经失败过又怕啥,他们给的预算是80万元。

有人谣传,那辆66万的奔驰车是干爹买的,其实不是,是我亲爹。我爸怕我不要,很快把家里那辆桑塔纳过户到自己名下。

三十而立,再加上家乡的传统观念,30岁生日对我很重要。本来想着,把车开回江苏,亲友聚会,好好过个生日。当时期望很高,谁料到碰到了这样的事。

我被道德绑架了

奔驰维权事件中,我压力太大。客观说,这件事并非某个人以一己之力可以推动的,我被大家硬生生顶了上去。

热点推荐
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与东方财经网立场无关。东方财经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东方财经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